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汕尾城市在线网-看有温度的资讯

从艺术普及解读国家大剧院的文化情怀

2017-11-15 10:44| 发布者: swcszx1| 查看: 270| 评论: 0

摘要:   植根人民 面向人民 服务人民  从艺术普及解读国家大剧院的文化情怀  活动剪影  国家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教育活动名家荟萃、精彩纷呈,不仅高雅时尚,而且丰富活跃。  指挥家谭利华40余次执棒国家大剧院艺术 ...

  植根人民 面向人民 服务人民

  从艺术普及解读国家大剧院的文化情怀

  活动剪影

  国家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教育活动名家荟萃、精彩纷呈,不仅高雅时尚,而且丰富活跃。

  指挥家谭利华40余次执棒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教育活动

  歌唱家戴玉强为孩子们做艺术导赏

  钢琴家郎朗指导孩子弹钢琴

  时尚的艺术“快闪”吸引众多白领围观

  打破围墙“艺术滴灌”走进地铁站

  国家大剧院公共开放日活动精彩纷呈

  2014年12月22日,国家大剧院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公众开放日艺术节”。一大早,剧院门口已是长龙蜿蜒,冬日凛冽的寒意丝毫没能阻挡人们高涨的热情。12场剧场演出、50余场空间表演、7场艺术家沙龙和9大系列展览,让免费开放的剧院在这一天成为艺术的海洋。徜徉其中的人们,享受着嘉年华式的文化回馈,耳之所至、目之所及,皆为艺术。这样的场面,生动热烈;这样的图景,就像一道涟漪不断扩散,与时代的脉搏呼应,注解着一座剧院“植根人民、面向人民、服务人民”的鲜明内涵。

  72年前,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指明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方向。72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这个历史的呼应,在文化繁荣发展的时代主轴上,设定了一个坚定有力的坐标。如果说,全国各地的文化设施建设特别是剧院建设是这时代主轴上布下的珍珠,国家大剧院无疑是其中最璀璨的一颗。

  作为国家级表演艺术中心,大剧院确实承担起了使命。在建院之初,它就确立了“人民性”“艺术性”“国际性”三大宗旨,并始终把“人民性”放在首位。七年来,大剧院不仅有条不紊地进行艺术生产、演出经营、文化交流,更把艺术普及教育摆在了突出重要的位置。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还提出“滴灌工程”的概念,希望“通过点点滴滴的艺术渗透,影响大环境,改良大土壤”。每一年,大剧院都会从自己的票房收益中拿出6000万元来“反哺”艺术普及和艺术传播,七年累计共举办各类普及教育活动及演出6685场。这些数据,就是有力证据。

  剧院之内:

  常态化、体系化、精品化的“艺术之约”

  2014年6月15日,唐山师范学院音乐系老师李圆圆和她的两名学生早早就来到了国家大剧院。为了一场特别的音乐会,他们前一天就专程坐火车赶到了北京。几乎每个周末,李圆圆都会带着学生,来赴这个百里之外的“艺术之约”。这就是大剧院每周日推出的“周末音乐会”。七年突破320多场,吸引了超过57万的普通观众。除了李圆圆这样跨城市的“追随者”,更有一大批“忠实铁粉”几乎场场不落,珍藏了数百张周末音乐会的票根与节目单。艺术的力量,让人感叹。

  无论是发生在周末音乐会的感人故事,还是“公众开放日艺术节”的盛大热烈,其实都只是大剧院艺术“滴灌工程”的生动截面和零星片段。“艺术改变生活的故事,这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一位国家大剧院工作人员的感触之言,折射出大剧院艺术普及教育大体量、常态化、全年持续不间断的状貌。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教育涵盖歌、乐、舞、剧、戏多元艺术门类,体系完备而健全,并且一直呈现出系统、专业、高水平的特点。多年来,诸如“周末音乐会”“大师面对面”“经典艺术讲堂”“走进唱片里的世界”“青少年艺术周”“春华秋实艺术院校展演周”等一批特色品牌,已经颇具影响力。一个体系完善、层次丰富、形式多样的艺术普及格局正在铺展开来。

  另一方面,大剧院充分借助自身平台优势,有效整合资源,邀请众多名团名家加入到艺术普及活动中。费城交响乐团、罗马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中芭交响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武警男声合唱团……都走上了普及演出的舞台;祖克曼、严良堃、吴祖强、梅葆玖、李飚、吕思清、李心草、戴玉强、杨丽萍、郎朗、和慧等一大批著名艺术家也成为大剧院艺术“滴灌”的参与者与响应者。其中,当然不乏长期投身这项事业的重量级身影:著名指挥谭利华携北京交响乐团先后40次登上“周末音乐会”的舞台;民乐指挥家彭家鹏仅2014年一年就亮相大剧院讲台10余次,他带来的“彭家鹏带你赏民乐”,在观众中反响热烈。

  在艺术普及的具体形式上,大剧院探索出“讲演结合、赏析并重”的特色模式。观众在轻松愉悦的观赏中进行着系统的学习,在深入浅出的讲解中加深了观演的体验。道路桥梁专家赵燕云几年来已经在大剧院参加了500多场的普及活动。他一边看、一边听,一边坚持做笔记。如今,他的艺术笔记已装满整整一纸箱。“这是大剧院赐予的宝贵精神财富。”赵燕云话语间流露出无限的感慨。

  将剧院观摩与艺术展览、空间演出和艺术普及融为一体,也是大剧院年深日久、一直坚持在做的。七年来,这里不仅呈现了200余场精品展览,而且几乎每天都在公共空间奉上丰富多彩的“微演出”,让走进来的观众感受着无处不在的艺术“滴灌”。东展厅内陈设展览、小剧场里配套演出、花瓣厅内普及讲座,2014年6月的“绿韵”竹乐器展,就打造出这样一种将展览、演出、讲座紧密结合的“三位一体”的殿堂普及模式。

  如果你曾在某个周末到大剧院去过,就会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讲座、沙龙、公开课、艺术工作坊、普及音乐会、空间开放表演……真正古典、高雅、公益、惠民。优雅的白领、年轻的学生、白发的老者,都会坐下来,静静地看,静静地听。抑或免费,抑或只有几十块钱,而其效果,又是那么显而易见。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说:“亲民的形式并不意味着会损失表演的水准,超低的票价也不代表着形式的单一与潦草。在这个独特的空间里,艺术的力量潜移默化。”

  七年磨一剑。如今,大剧院内的艺术普及活动逐步展现出常态化、体系化、精品化的生动局面,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鲜明特色,也赢得广泛的认可与肯定。指挥家俞峰表示:“以前国内的艺术普及教育,缺乏一个引领者。国家大剧院改变了这一现象,做出了优势,做出了水平,它的艺术普及是用态度和内容说话的。”指挥家胡咏言同样透露出对大剧院发自内心的敬意:“这里的普及活动已经成为了艺术文化的一种风尚,成为了北京文化生活中一道温暖的风景。”

  走出剧院:

   打破围墙 让艺术在城市中扩散开来

  随着传统乡土社会逐渐向现代城市文明转型,一个重要课题摆在了现代剧院管理者的面前:如何让剧院的文化功能向不断扩张的城市各个角落去延伸、去辐射;如何让国家的文化发展成果更直接、更便捷地抵达老百姓的生活终端?

  国家大剧院的做法是,打破围墙,“走出”剧院,让艺术普及活动、公益惠民演出走进人群当中。每年五月音乐节、舞蹈节、歌剧节举办期间,大剧院都会策划一系列的“走出去”活动,从学校到社区,从医院到教堂、从企业到博物馆,从商业中心到文化古迹……许许多多名团与名家在这座城市中留下了艺术的印记,高雅艺术覆盖了城市的每个角落。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今年底,国家大剧院已组织各类“走出去”的公益演出与普及活动近1700场。这样的体量,对于创作演出如此繁忙的剧院来说,无疑是需要勇气和魄力的。

  2014年5月10日,北京妇产医院的准妈妈们,迎来了一次别样的惊喜。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走进妇产医院,小提琴家黄蒙拉与斯洛伐克小交响乐团将精挑细选的莫扎特音乐送到了这里。同样迎来惊喜的,还有密云古北水镇,小提琴家吕思清与伙伴们带来了维瓦尔第著名的《四季》;在北大附小,打击乐家李飚展示了十余种不同国家的打击乐器,台上的大朋友和台下的小伙伴玩得热火朝天。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当优美的乐声响起,当人们意识到这是国家最高艺术殿堂带来的专属福利,掌声显得尤其热烈。有媒体评论:“高雅艺术如何融入城市生活?国家大剧院的‘走出去’,便是生动的诠释。当艺术主动触碰大众,它便不再是空泛苍白的概念。人们一睁眼,就能在身边发现活生生的艺术之美,城市也由此跃动起丰富多彩的文化脉搏。”

  国家大剧院不仅有意识地将“走出去”做成常态,还积极推动“走出去”能够落地生根;“走出去”不仅要普惠所有百姓,更要让广大青少年得到温暖的沐浴。从2011年起,大剧院在全市建起了“歌剧兴趣培养基地”。最初,基地只在3个区县的十几所中小学内开展活动;几年过去,歌剧基地学校数量不断增多、活动范围不断拓展,今年已扩充到了近200所,涵盖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六个城区。歌剧基地校的孩子们,每年都能获得欣赏歌剧、观看排练、聆听讲座的大量机会,体验高雅艺术的魅力。2014年5月,国家大剧院更是“大手拉小手”,牵手北京市自忠小学与校尉胡同小学,挂牌建立“国家大剧院音乐附属小学”,为两校学生“定制”了完备的课程方案,提供近600课时的艺术课程,在“歌、乐、舞、剧、戏、书、画”等各个板块全线铺轨,覆盖小学所有年级。教育学者熊丙奇对大剧院的做法非常认同:“艺术资源一旦走出剧院和专业机构,就会成为丰厚的教育资源。大剧院和学校的牵手,将推动国内艺术普及教育向更多元的维度、更纵深的层次进行拓展。”

  建筑有形,艺术无界。国家大剧院的滴灌工程没有局限在剧院之内,而是润物无声地滴灌着一座城市的人文环境,涵养着整个社会的文化生态。不论是降低门槛、把观众“请进来”,还是放下身段、主动“走出去”,国家大剧院始终用实际行动,打破围墙,践行着一座人民剧院服务人民的光辉使命。

  创新模式:

  全媒体思维 让高雅艺术N次方传播

  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出行、购物、旅游、读书到观看电影、欣赏演出,因为数字化的传播与连接互动,一切变得触手可及。对于国家大剧院而言,一场拓展艺术普及方式、丰富文化服务功能的创新变革,已经在这里悄然掀起:实体剧院正在实现向“网上剧院”“移动剧院”甚至“全媒体剧院”的跨越发展。

  2011年,“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正式上线,成为国内首家由剧院打造的专业音视频网络机构。2012年,“大剧院·古典”移动客户端上线。这所24小时不落幕的“线上大剧院”,发展迅猛,短短三年间,客户端下载量就突破69万。在其中,人们不仅能获得最新的演出资讯,更有大量的数字化艺术资源服务,包括世界各地的艺术动态、专业话题以及高清在线直播等。把大剧院搬回家、随身带,不再是梦想。

  改变还不止于此。2014年1月,忙碌穿行于北京各地铁站的上班族们突然发现,不知从哪一天起,喧嚷纷纷的地铁站里竟开始播放舒曼、舒伯特、莫扎特的经典旋律。这是国家大剧院携手公共交通系统推出的“乐行北京”项目:在10条地铁线160个车站,每天五个时段,播放累计长达8.5小时的古典音乐作品。著名钢琴家郎朗对此非常赞赏:“我以前在法兰克福的站台听到过贝多芬,在纽约的机场听到过普契尼,现在国家大剧院选择在国内公共交通播放古典音乐,不仅提升了北京的艺术品格和审美情趣,也让更多人能够分享音乐的魅力。”艺术评论人王纪宴也表示:“‘乐行北京’应该被看作是一次覆盖面极广的精神惠民工程。它为人们的生活注入了艺术的正能量,使现代化进程中激增的压抑、焦虑得以稀释与融解,让现代都市人少一些戾气,多一份充实与快乐,这从根本上体现了大剧院服务人民的一贯宗旨。”

  创新平台,或许只能说是时代使然,数字大潮势不可挡。大剧院并没有只在平台上坐等链接,它还创新内容、创新形式、创新高雅艺术的传播载体。从2013年起,大剧院便开始“试水”高清歌剧电影,先后拍摄制作了8部院藏剧目。2014年4月,其倾力打造的歌剧电影《图兰朵》《纳布科》《假面舞会》华丽亮相北京与上海两大国际电影节。其中,《图兰朵》还率先登陆电影院线,让舞台表演艺术牵手现代数字传播,用科技拉伸歌剧的“魅影”。总政歌剧团团长黄定山对此大为赞赏:“国家大剧院又一次走在了行业的前沿,成为国内第一家以高清电影形式呈现歌剧艺术的机构,其前瞻性值得肯定。”

  2014年8月5日,一段令人耳目一新的“快闪”视频在网络上通过微博、微信疯传,短时间内点击量突破10万,众多网友热情点赞。视频中,大剧院合唱团现身王府井某商业中心,咏唱着经典的歌剧旋律,引得人们纷纷驻足,欣赏拍照。《人民日报》以《面对新媒体,艺术要赶趟儿》为题发表评论对此给予了肯定:“网络、微信、手机视频、地铁电视,我们处处都能与国家大剧院不期而遇,大剧院的舞台由此延伸到无限的空间。”

  这些创新探索,大胆又接地气,让人耳目一新。它不仅实现了高雅艺术的N次方传播,更创造了一种艺术普及的新模式。这种模式是大剧院基于全媒体传播潮流,在互联网思维之下,对艺术滴灌的进一步开拓与探索。可以看出,大剧院渴望塑造一种城市文化生活的新形态。这其中,高雅是内核,“艺术改变生活”是理念,与现代城市始终同步的节奏则是给人无数兴奋点、无限想象力的节拍器。在服务人民群众的实践中,国家大剧院处处透露出锐意创新的果敢。

  低价惠民:

  数字逻辑蕴含着为民情怀

  常态化的服务,有效而全方位的抵达,贯穿于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的全过程。就像一个强劲搏动的心脏,国家大剧院把高雅艺术输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最初,人们曾担心它的庞大体量能否负担起运作的成本,更毋论其面向大众发挥应有的文化服务功能。7年来,它呈现了近6000场高品位、高水准的演出,而且实现了普遍低票价的惠民运营,实现了将艺术普及植入每场演出的具体呈现当中。这在外界看来,不啻为一个奇迹。

  陈平算过这样一笔账:1000元的票售出400张和400元的票售出1000张,表面看来票房收入是一样的,但上座率是有明显区别的,接受艺术熏陶的观众人数也是相去甚远的。因此,国家大剧院按照“保本微利、确保公益”的原则科学制定票价,在保证收回成本的前提下做到“相对低”,在票房热卖的情况下做到“可承受”,在票价体系的多样性设计上让观众“可选择”。有数据显示,2014年,大剧院的平均票价只有271元,所有演出票从几十元到几百元有多档选择。其中,500元以下的演出票占到近八成。这里蕴含的,不仅是数据逻辑,更是一种服务人民的情怀。

  低票价意味着,国家大剧院必须严格控制运营成本,或者借助社会合作,把实惠让渡给广大观众。近年来,大剧院生产、储备了大量自制剧目,通过多轮次的反复热演,尽可能拉低成本,让推行低票价成为可能。原创京剧《赤壁》七年里上演了16轮,原创话剧《简·爱》今年更是已突破100场;而四度上演的大剧院版歌剧《弄臣》,尽管拥有包括“世界男中音之王”里奥·努奇在内的超强阵容,最低票价也仅为100元。这种回归到演艺生态链条的低身段、低价位,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越来越多的观众享受到国家文化发展的成果,“让更多的人走进大剧院、了解大剧院、享用大剧院”。

  此外,国家大剧院还推出了套票、会员卡等多种优惠政策。针对青少年群体,也有贴心的倾斜和扶持,那就是大力引入第三方社会力量,为学生票“买单”,探索一种“大剧院呈现艺术产品,社会资助艺术产品,学生享受艺术产品”的新形式。每每有名团名家到访,国家大剧院都会为每场演出预留相当一部分的“好位子”,高校学生仅需约80元就可买到实际价值500元上下的超值票。这就是其倾力打造的“IDG世界名人名作”计划。仅仅一年多时间,已经有15所高校的18.5万青年学子成为这一计划的受益者,在一些高校售票点,甚至出现了连夜排长队抢票的壮观景象。学子们的反响极为热烈,来自北京化工大学的大二学生邢丞,已经陆陆续续买过十余场的演出票,成为了大剧院忠实的粉丝,他表示:“这简直难以置信,学工科的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和艺术如此亲近,是大剧院为我们这些年轻人创造了这种机遇。”

  植根人民、面向人民、服务人民,这就是大剧院艺术普及的精神内核,也是大剧院践行“人民性”的生动写照。七年来,国家大剧院所走过的每一步,都让我们看到了一座国家艺术殿堂的文化情怀,看到了一座人民剧院对于人民大众的深厚情感。

  (本版图片由国家大剧院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