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潮落话林场

2016-10-19 15:35| 发布者: swcszx| 评论: 0


摘要: 作家们在东海岸林场海边登筏寻趣。 孙彦修摄●刘洁瑜东海岸林场地处汕尾之东,与惠来县交界。甲东镇前边村路口有一座小桥,桥西右就是进入东海岸林场的水泥路。大巴在狭窄得无法掉头的水泥路上行驶,车外阳光灿烂, ...

作家们在东海岸林场海边登筏寻趣。     孙彦修     


●刘洁瑜

东海岸林场地处汕尾之东,与惠来县交界。甲东镇前边村路口有一座小桥,桥西右就是进入东海岸林场的水泥路。大巴在狭窄得无法掉头的水泥路上行驶,车外阳光灿烂,骄阳似火.两旁田地上偶尔有一两只白鹭飞过,田地周围可以看见密密的木麻黄树林。

很快就到了林场总部,一行人下了车,场部工作人员便热情地请我们进入办公室休息。办公室干净清爽,右边墙壁上贴着几幅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图谱,左边墙壁上挂着一个显示屏,档案柜上整齐放置着几顶警帽。据说东海岸林场成立于1959年,初期是为了防风固沙,保护耕田而建。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发展,林场种植生产的木材支持国家建设,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科研上林场也不甘落后,“滨海湿地松栽培技术”和“湿地松在低湿固定沙地种植技术”先后于1978年和1983年试验成功。可以说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东海岸林场从经济上和科研上都走向兴盛时期。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作为国营企业,东海岸林场在九十年代开始走下坡路了,因为没有正常的营业收入,林场成为贫困单位。听着陈场长的介绍,我不禁感慨万千,林场的兴衰与我的故园矿场何其相似哉,潮起潮落,国企的命运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飘摇浮沉。

林场的陈场长给我们介绍林场的历史成绩以及现况后,便带我们参观了场部种植的珍稀树木。许多树第一次在我们面前揭开神秘的面纱: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海南黄花梨树公主般娇羞婀娜地立于厝后,一株高大粗壮的香樟树仿佛是她的保镖般站在她的旁边,树冠的叶子浓密细碎,相互交织,遮天蔽日,苍翠欲滴,散发出幽幽的香气。火龙果树根须紧贴墙壁,独特的枝条攀爬于墙头,一个个花蕾圆润饱满,衬着高远湛蓝的天空,更是抢眼。屋前几棵被称为水果皇后的榴莲树成为林场当天艳光四射的“明星树”,掩盖在榴莲树肥厚硕大的叶子下面,一个个小抱枕般大小的榴莲憨态可掬,探头探脑,引得大家争相与其合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虽然不很抢眼,但也处处体现着林场人的心血。

出了场部,我们又坐上大巴,沿着通往海边的水泥路行驶。临近海边,下车步行。只见一大片的木麻黄防护林在海滩上手挽手儿一字排开,这些海岛卫士以它们顽强的生命力稳稳地扎根于这片贫瘠的土地。台风肆虐时,被连根拔起,舍命护田;风和日暖时,巍然屹立,扎根固沙。木麻黄在这一带的海边或路边最是常见,小时随父亲到海边的矿场上班时就常常看到,最喜拿它柔细的针叶与小伙伴们相互恶作剧挠人。木麻黄最是“贱生”,生命力极强。清明扫墓时,总见坟头无故长起一株株低矮的木麻黄树来,若是不把它砍掉,它便不管不顾肆无忌惮地生长,明年来时必是拔高了一大截,枝叶葳蕤,在坟头遮天蔽日。若是把木麻黄比作人,那最是宠辱不惊一达人也——寂寞时观海听涛,痴狂时随风起舞,有人栽培打理也好,无人关注照看也罢,木麻黄就在那里——只要扎根,便要生长。

出了木麻黄林,顿见开阔,绵长无边的海岸线横亘眼前,苍穹高远湛蓝,海面辽阔无际,海天相连,水天之间颜色由湛蓝变为浅蓝再而灰蓝,变幻多端。林场这一带的海滩沙粒细腻,相较于矿场一带洁白细软的海沙滩,略呈灰黑,我不禁想:难道这里的海滩饱含丰富的矿砂?所以连海水也显得比别处的蔚蓝灰暗些?

林场工作人员还组织了拉大网的活动。两条小渔船搁浅于海滩,文友们纷纷当起了摇船的“渔夫”,摆出各种POSS,给蓝色的海岸线增添了一道绚丽的风景。两条小船拉着渔网摇向浅海处撒下第一次网,往回拉时,我们一大帮人排成一队七手八脚地一起帮忙拉起大网,对于我们这帮文弱书生来说,拉大网着实不易,嘿哟嘿哟,仿佛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有的文友手都起泡了——可是拉上来的却是“空网”。第二次渔船再次出海,终于拉上几十条鱼,来之不易的丰收喜悦溢满我们心间。

当明月高悬树梢,我们也要结束东海岸林场之旅了。大巴开动,我回头望,月亮下的林场,安然而静谧。陈场长站在车后向我们挥手,身影越来越小。是的,林场在潮起潮落间经历了风风雨雨,兴衰成败,唯一不变的是守林人的坚守,他们如木麻黄一般扎根于这片贫瘠的土地,与明月为伴,不问收获,只问耕耘。


够穗

同感

迈骗

壳苦

无瘾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