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丨汕尾市古村落的抢救与保护现状

2016-5-19 14:43| 发布者: fiona33| 查看: 4559| 评论: 0|原作者: |来自: 汕尾日报


摘要:   古村落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如何让广大村民意识到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光靠行政指令是行不通的,必须要与他们在多项认识上达成一致,尤其是在利益上达成一致。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诗一般 ...

  古村落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如何让广大村民意识到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光靠行政指令是行不通的,必须要与他们在多项认识上达成一致,尤其是在利益上达成一致。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诗一般的语言,出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对新型城镇化的要求中,立即传遍大江南北。曾经的山水,不老的乡愁——作为生态文明建设和新型城镇化题中之义的古村落的保护,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比如,我省对古村落的评选认定已经常态化。那么,我市古村落的抢救与保护的现状如何呢?

  去年,记者在采访一个古村落时,目睹由省有关部门颁布发的古村落牌子上面被人用粉笔涂上“垃圾牌”字样,令带记者采访的镇干部颇为尴尬。在另一次深入乡村的采访中,记者发现该村完全达到评选古村落的条件,但该村干部和群众却毫无参评意愿;后来有知情者告诉记者,该村有个神龛被评为省级文物,结果不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每年村里还要投入资金和人力免得神龛受得破坏。

  我市目前拥有省级古村落13个,事实上,达到省级古村落标准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应该说,我市在宣传方面有了一些动作,比如时间长达一年的“汕尾十大最美古村落”评选活动等,引发了市内外的关注。3月26日新华网就以《航拍汕尾大安镇石寨村爆美的古村落》为题,图文并茂地介绍了陆丰市大安镇石寨村,反响巨大。

  然而毋庸讳言,我们对古村落的保护和开发还没有开始,只是处于认定发牌的阶段。得到一块古村落的牌子,除了给该村落的村民带来自豪感外,看不出有什么实际的利益。而对村民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评上古村落能带来什么实际的利益?

  脆弱的古村落

  古村落被称为“传统文化的明珠”、“民间收藏的国宝”。它的价值体现在“古”上,也正因为“古”,所以它们在面临种种破坏时,是脆弱的。

  首先是自然性破坏。主要是风雨侵蚀和洪水、泥石流、地震、台风等自然力的破坏。古村落建筑的土木结构,抗风雨侵袭及抗灾能力差,众多已无人居住的名宅、祠堂面临着倒塌的威胁;原有的里巷、民宅、地貌、水系、植被缺乏必要的保护,其历史特征和传统文化风貌也将很快消失殆尽。比如陆河县水唇镇墩仔寨,这是我市唯一的一座围笼屋,记者前后去过三次,每次都发现它又更加破落了。

  其次是生活性破坏。由于社会的进步,居民的生活观念与生活方式发生改变,原有的基础设施、居室格局与居住环境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现代生活需要,也不适应现代产业经济发展的需要。古村落里的居民,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向往现代化的城市生活方式,有了点积蓄之后便买车盖房。殊不知,现代交通工具的使用给古村落原生道路和桥梁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而古村落居民自发的建筑整修所使用的新的建筑材料,也割断了传统风貌的延续。

  古村落的孑遗性和不可再生性既是它极富吸引力的一面,也是其脆弱的一面。古村落经历了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盛衰,许多建筑物本已十分陈旧、残破。目前,我市古村落主要依赖村民自身的力量无为而治,不加干涉地让其自生自灭。这也是大多数古村落无奈的自我生存保护法则。虽然不是最有效的,但比起有的外力强加的随意性改造的行径未尝不是更好的一种选择。

  保护古村落要落到实处

  “中国古村落保护”高峰论坛《西塘宣言》称:“古村落是祖先创造的第一批文化成果,是一个群体的历史纪念碑,也是我们今天最后的精神家园,古村落的消失,或者说村落文化个性的泯灭,将釜底抽薪式地毁灭人类文化多样性的景观,中国将从此沦为文明的弃儿和文化的乞丐。”

  保护古村落是整个社会强烈的呼声,但是落到具体村庄上就显得微弱不堪。当我们的古村落仅仅停留在认定发牌的阶段时,就难怪村民们不支持了。多名村干部对记者说:“保护古村落需要大量资金,而资金从哪里来?”

  发展古村落旅游是最容易被提起的思路,有人认为可以把我们的古村落打造成一个古村落带,在古村落周边发展饮食、住宿等配套行业。如果我们的每一座古村落都拥有江西婺源、江苏周庄那样的资源,那么倒不失为最佳的选择。但是事实上我们的古村落在外观上可能并没有那么突出,只能吸引少量的游客,而未必能发展为规模化的旅游业。

  古村落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如何让村民意识到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光靠行政指令是行不通的,必须要与之在多项认识上达成一致,尤其是在利益上达成一致。鉴于我们的古村落在旅游资源品位上都不强,古村落保护与开发的当务之急,就是要集结民间、国家、资本的力量。可喜的是,国家已经设立了保护古村落专项资金,去年,山西五个古村落就获得750万元的专项资金。据悉,有关新规定出台,在申请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时,评上古村落的村庄可以加分。这些都是利好消息。有位村干部对记者说:“我们能否也向国家申请古村落保护专项资金呢?”

  另外,如何发挥民间力量的作用?在3月6日的“汕尾十大古村落”授牌仪式上,广东汕尾商会副秘书长陈学勤代表商会表达对家乡传统文化的支持,给了我们信心。

  它山之石 可以攻玉

  我市的古村落保护,是落后于国内许多地方的。但相信随着我市的经济发展,古村落必定越来越受到重视。国内许多古村落在保护和开发方面做出了许多探索,有着不少经验与教训,可供我们借鉴。

  解决古村落产权困扰。产权问题是古村落保护困扰已久的难题。目前不少古村成为空心村,保护、修缮工作难以开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古村中大部分老建筑都属于私人所有,修缮需要大量资金,村民自己没有承担能力,同时也缺乏对老建筑进行保护和维修的动力。但如果是由政府投入进行修缮,一方面古村落中大量的老建筑需要修复,政府未必能承担大量的资金,而另一方面老建筑的所有权并没有改变,公共资源用于私人物业的修缮不合理,在现实中很难开展。

  对古村落的基础设施建设应该以保护古村落的整体风貌为前提,改善居住环境。古村落内的麻石巷道、红粉石巷道是古村落建筑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进行保护,切不可全部铺上水泥或大理石,对部分破烂,凹凸不平的古巷道可进行平整,固定石块,清理杂草碎石,完善路灯等照明设施;对排水系统的整治应维持原状,不进行上盖密封,以清理淤泥杂物、疏通渠道为主,以保留巷道特色;对供电线、网络线、电视信号线等应尽量埋底铺设,避免乱拉乱扯。

  维持古村落的整体风貌,对老建筑进行适当修缮,采取措施活化。对所有的古建筑进行详细的摸底调查,登记造册,详细了解古村落内每栋老建筑的现状如权属、破损程度、市场价值、需修缮的工作量、资金投入量等,在进行全面普查的基础上联合有关文化部门,聘请专业的设计单位,制订老建筑的详细修缮方案,一是在保留原有建筑风貌前提下,采取原来的特色建筑材料和传统的建筑工艺,对老建筑进行适当修葺和改装,维持老建筑原来的古朴外观和建筑装饰;二是可根据老建筑的用途,在尽量保留原有建筑结构和风格的前提下,大力改善内部的生活设施,如厕所、水电、网络、照明等,满足现代日常生活、办公的需要。

  加强对古村落周边自然环境资源的整治利用,营造与自然和谐融合的氛围。古村落的自然地理环境反映了祖先在建村立围时的智慧。因此古村落自然地理环境的保护和整治也是古村落的保护开发一个重要方面。

  (原标题:曾经的山水 不老的乡愁)


够穗

同感

迈骗

壳苦

无瘾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